月鳞🍀已经是条废鱼了

老老实实写文,安安心心码字
已周叶纯食♡拒绝BE。
职业级手癌,没有驾照
玻璃渣与蜜糖齐飞,刀子共傻白甜一色。

【周叶】Who killed Cock Robin (章六·Ⅴ)

地缚灵周×大学生叶
灵异悬疑推理向长篇

预警见  声明

前文见  目录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章六 鸳鸯错·Ⅴ


“所以,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叶修被周泽楷一脸郑重的目光看得有点心虚,装作无意撇开了头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第三人露出了然的微笑,微微欠身,“在下朱岭,不知二位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啊,你好,我叫叶…”良好的教育让叶修条件反射般回礼,但话没讲完,就被身边的人打断。

    “周泽楷。”青年拦在叶修面前神情有些防备。

    “小周…?”

    周泽楷摇头,示意叶修回去再讲,朱岭却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做的很对,名字可不是能随便就告诉旁人的东西,尤其是自己说出来,”他赞许的看了周泽楷一眼,“我以前说过吧,”他朝东方作了个揖,“我发过大愿,不会伤害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。”周泽楷冷静的问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朋友还真是贵人多忘事,我刚刚不是才讲过,”白衣男子老神在在,抱臂笑着说,“在下朱岭。”

     叶修脑子里突然闪过两个字。

     神棍。

    朱岭却被叶修带着鄙夷的眼神看得有些怔愣,这样清澈的目光,和那人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想起那件事,他登时失了逗弄的心思,“你们认识林宵吧,我跟他也是老熟人了,不过我比他在湖边呆的更久一点。”他露出一些怀念的神色,“按你们现代的时间来算,我被种在这里,已经一千三百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叶修不自觉挺直了背,“……种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过吗?”男人微挑的眉尾竟荡出了惊心动魄的媚意,“我是一千三百多年前,一个去印度的和尚偶然路过这里时,种下的茶花。”

    叶修已经完全不想吐槽,那个从长安出发一路向西的人,是怎样迷路才会迷到T市,也不想吐槽,一个和尚种的花,为什么从头到脚都是一副道士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别一脸见鬼的样子,我可不像某些人,我从来不说谎。”朱岭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周泽楷,笑容收敛,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仿佛刚出现的妖娆只是瞬间的错觉。

    周泽楷全身紧绷盯紧了对方,神情犹如惊弓之鸟般有些惶惶。

    叶修察觉到周泽楷的异样,往前走了半步,将对方反拢到自己身后,“是这样的,我们来是想问一下,最近有没有一个高个子男生来过这边?”

    一阵清风吹开云层,圆月露出半个脸颊,凉凉的月光铺洒到人间,映亮了湖畔,也映亮了,朱岭身后那颗花树。

    约莫两层楼高的茶树并不算太高,但枝繁叶盛,嫣红的花朵层层叠叠累在绿叶之间,刚刚起就若隐若现的甜香也有了出处。

    而那满树的红花,却在一角突兀地绽放着两三朵纯白的茶花,较弱的花瓣将月色诚实的反应着,在黑夜里莹白到几乎发着光。

    叶修有些呆愣地看着那颗花树,同样颜色的花朵,鹦鹉楼的凌霄花给人的感觉是不详的血色,而眼前这棵,却红得一派正气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想拜托你们的…”朱岭顺着两人的眼神回过头,望向自己的本体,“请帮我阻止那孩子,继续这样下去,他会没命的。”

 

    

    他本是一支普通的茶树枝条,却因被一位不普通的人所种在这样一片灵地上而意外获得了灵识。

    是的,荣耀大学所依托的这片土地,原本就是个山水环绕的风水宝地。过去山中立着数个庙宇,也常有村人前来朝拜,每当他们在湖边取水休整时,总会给这株茶树浇水。久而久之,冥顽的茶树也渐渐有了人性。

    一位高人途经此处,看出了他身上那缕灵识点化了他,朱岭才获得了自己名字,也从此一心修炼只为得道。

    然一株花木又有多少慧根,朱岭不得不在正道的允许范围内,想尽心思更多的获得灵力。

    人类,万物之长,天地正气的汇聚者,而只要一点点血液,便能得到他们藏匿于血脉中的生气。

    不伤害对方生命,又要对方自愿献出血液,朱岭愁了数十年,还是由于此方守神看不下去,稍稍提点两句,他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一滴血液染红一片花瓣,用十日阳寿换一夜梦境。

    落魄之人妄想得志,穷苦之人渴望暴富,垂死之人奢求健康,垂垂老者梦想青春。

    等价交换,钱货两讫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吸取人们的生气修炼着,在这湖畔见证了王朝的迭起,新社会的建立。

    直到一树白蕊染成红绢。

    直到遇到那个孩子。


 

    “就不会有人沉溺其中吗?”叶修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朱岭看了他一眼,笑容里多了几分讽刺,“当然,多少人就这样一日日虚耗着自己的生命,也不乏就这么梦死在湖边的。人性之美丑,都快看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,这样?”周泽楷有些愣神,“不算杀孽吗?”

    朱岭摇头,“不算,他们自愿,我也是达成他们的愿望,属于功德了。你们看——”他指了指那一角的白茶。

    “等到那几朵也染红,我便能得道飞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的那个孩子是指?”叶修甩甩头,把自己从朱岭话语中的历史感里拔出来,既然对方不会主动伤人,那么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才是首要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只有自己能接触,那么就凭自己的能力将他挡在常人们的世界之外。

    这不是圣母或者自不量力,而是叶修认为,自己获得这一份眷顾,就需要担负与之相应责任。

    朱岭看着这样的叶修,眼中露出几分赞许,“那个孩子,跟其他人完全不同——”他又笑了,那是回忆起最美好之事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——我爱他。”

 


    “……??”周泽楷猛然抬头。

    “你,你说啥?”叶修瞪出一个夸张的表情,“他,我记得那个学生,是个男的吧?”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朱岭,眼神不自觉停留在对方平坦的前胸,“难道你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是男的。”朱岭神色一片坦荡,反而让叶修有些冒犯他人后的尴尬。

    他并不歧视异于常人的感情,只是对方的话题转变太快,才惊讶得以至于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没别的意思。”叶修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 落后叶修半步的周泽楷,此时却听不进任何东西,他只是愣愣地的看着叶修的背影,胸口灼人的情绪激荡着翻滚,让他有点晕。

    居然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。

 


    “好了,时辰不早,这件事容后再说。为了表达我的诚意,就先给周小朋友解个惑吧。”朱岭冲着叶修眨眨眼,一脸戏谑。

    周泽楷只花了几秒就镇定下来,听闻对方提及自己,只带着疑惑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,一直在介意那个吧。”男人指了指叶修的手,“红线。”

    “!!”周泽楷心口猛然一抽,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什么红线?”叶修将手举至眼前,翻来覆去找了好几遍,还没看出所以然,手腕就突然被握住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周泽楷抓着叶修,急切地辩解,“什么都没有!”

    他在抖。

    震动通过接触的皮肤传来,叶修惊愕的发现,那个向来淡定的小周,居然在发抖。

 


    周泽楷才刚刚确认自己的心意,他不想让叶修知道红线,一点也不想。他的头越来越低,腰越弯越深,几乎要把自己缩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周,没事的。”叶修伸出空着的手,揉了一把周泽楷柔软的发丝,拍了拍,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朱岭忽的产生了一丝怜悯,却又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“行了,又不是多大的事。你,姓叶对吧。”

    叶修点头。

    “红线另一头那个人,他知道。”

    周泽楷咬着唇,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小周,这是我的事情,”叶修叹气,“我有权利知道。”

    周泽楷缓缓松开叶修的手腕,心一点点下沉。

    “……苏沐秋。”他轻轻地吐出这三个字,整个人泄气一般偏过头。

    “苏老师?”叶修看着心疼,又有点好笑,他又摸了摸周泽楷的头,“我怎么跟他扯上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朱岭抱着手,有点被闪到,“你小时候救过他的命,没有你,他大概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叶修被这句话里的信息量惊到了,“什么时候的事,我怎么不记得?”

    叶修还在努力回忆,男人却瞬间站到他面前。风带起他的衣摆,带出几分谪仙的风姿。然而他凑得太近了,叶修眼里只有突然被放大到变形的脸。

    几缕发丝由于惯性飘到叶修脸上,他稍稍往后挪了一点,又被周泽楷黑着脸拉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朱岭仔细盯着叶修看了半晌,才长出一口气站直了身,“你小时候,帮他挡住了生死劫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说人话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日出门,原本该车祸的,但是你叫住了他,错过了时辰。”朱岭耐心地解释,“人的一生总会经历数次劫数,有的影响运势,有的则直接威胁到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,帮他挡住的却是生死劫,所以你们的生命联系到了一起,此即为因缘。”

    朱岭的话半文半白,但叶修还是听懂了。

    “我无意间救了苏老师,所以产生了联系,红线是证明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因缘决定了你们的命运终将汇聚。”

    命运汇聚…吗?是指我和苏老师要走上同一条科研之路,还是说未来共事?总不是以后住一个小区吧,这也太扯了……

    叶修头脑风暴还没吹完,就被身旁的周泽楷的声音拉走了心神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些颤,原本没有血色的脸变得更为惨白。

 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,姻缘?”


(章六 鸳鸯错 END.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掰(胡)扯(编)剧(乱)情(造)的一章

希望大家不要觉得无聊。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
评论(39)
热度(9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