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鳞🍀

★站内转载拒否★
小透明+丧星人
高亮→→手不好使←←高亮
高亮→→脑子·更·不好使←←高亮
活不过三集的龙套役
保护智硬儿童人人有责,请轻拿轻放
感谢(〃∇〃)
本质混乱中立,产出周叶only
玻璃渣与蜜糖齐飞,刀子共傻白甜一色。

【周叶】南回归线(1)

又名:跨越种族爱上你(bushi
帝企鹅周×南极科考队员叶
伪科普真童话的卖萌小中篇,全程撒糖,无虐无高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南回归线

    南纬23°26′以南,是太阳都要回头的地区,南纬66°34 ′以后,更是阳光都无法温暖的禁地。
    而涠于极点的我,该拿什么去拥抱一路往北的你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南回归线。

(1)

    “老叶!快过来看那边!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漆黑,几盏探照灯划出的一片区域里,几个女孩正试图点燃无烟炉。不远处的石堆上站着的那个人,刚拿起军备望远镜看了一眼,立刻就有了发现。

    叶修望过去,那人在漫天星华的中央留下一个大力挥手的人形剪影。

    南极气候干燥少雨,此刻又正处极夜,许多世人穷极一生也无法想象的虹色星辰,映在澄澈的天空,数以亿计的光团汇聚成河流,磷光闪闪。

     这是兴欣科考队来到南极的第三个月,之前驻扎在长城站的时候就赞叹过这样的奇景,此刻内心虽不会毫无波动,但也早已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“老叶!磨蹭什么呢,快过来!”

    先前挥手的男人见叶修漫不经心的懒散模样,急得直接跳下石台,跑过来就要拽他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干什么!看到什么了把我们点心大大急成这样。”看对方是真着急了,叶修也立刻收拢了神色,几步爬上石台,接过望远镜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被称为“点心大大”的男人名叫方锐,坏点子多到科考队里都习惯了,没事就喜欢扯着队友开开玩笑。叶修原本以为这次也是,但万没想到,视野的尽头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串黑点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这次任务的主要目标,帝企鹅的迁徙队伍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没,是不是?”见对方凝神半天没说话,方锐急了。

    接着他就看到叶修缓缓放下望远镜,长出了一口气。
    “是。”他的神色非常放松,甚至还能看出点喜悦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早?不是至少该等到极昼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们等等,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随着全球性气温升高,空气污染和水污染让南极这地球上最后一块净土都遭受了影响,南极“死亡区”越来越多,极地生物的繁衍随时面临着存亡的威胁。

    其中首当其冲的,就是极地企鹅中,个头最大的帝企鹅。有研究表明,若气候变暖现象未得到缓解,那么帝企鹅的种群会在百年内崩溃消失。

    每年繁殖季,它们都会成群结队的从栖息地长途跋涉来到这里,背靠冰墙完成这一年一度,传递生命这一伟大而又困难重重的任务。

    叶修所带领的兴欣科考队,就是为了观察帝企鹅的生存现状,研究种群发展的健康状况,才不远万里从C国来到这里。为了适应南极的气候,先前两个月一直住在长城站,采集了一些标本,直到前日才来到这里驻扎营地。

    叶修他们选择的营地,正是帝企鹅们每年迁徙的终点, 南纬68°左右,气候适宜,又离海不远的背风地。

    作为鸟类的企鹅种群大迁徙,依靠的虽然是生来就有的对地球磁极的感知,但企鹅的觅食和寻找正确道路,还是需要一定的视力,更何况极昼阳光虽然没有多少温度,但绝对是有胜于无的。

    极昼还要过几天才开始,叶修原本存着在这里边驻扎边等帝企鹅们过来,却没想到有一支帝企鹅大队,居然这么早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越早抵达繁殖地,当然越能占据更好的地段。
    

    队员们听到已有企鹅抵达的消息,都非常兴奋,几个第一次来南极的妹子更是兴致勃勃的架起了摄像装备,准备干脆来拍个企鹅到达纪录。

    根据望远镜的测量,那支企鹅大队走过来至少还需要30个小时,足够队员们休息加准备了。叶修挨个敲头,把他们全都赶回了帐篷里,又拿出望远镜再次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嗯?”能让经验丰富的极地生物研究学专家叶修都感到诧异,绝对不是普通的异常。

    那队帝企鹅领头那只,怎么看起来这么大…?

    成年帝企鹅根据种群的区别,体长通常在90-110厘米之间,最高不会超过120厘米,可是这个群的企鹅王,目测居然有150厘米左右?

    这都可以赶上一个身材娇小的东方女性了…

    叶修看了半天,最终还是摇摇头钻进了帐篷。

    反正明天它们就来了,到时候再测量也不迟。

     一觉醒来神清气爽,叶修拨开门帘爬了出去,队里三个妹子早已唧唧喳喳围在一起讨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 那队帝企鹅已经近到肉眼可以看见的不远处,为首的那只果然与众不同,在身后一水儿一米左右小个子衬托下,显得鹤立鸡群。更离奇的,是那只企鹅王头顶居然还有一撮金黄色翎羽,若不是那撮毛随着身子的摇摆跟着一晃一晃,还真像是企鹅王头顶的王冠了。

    叶修难得身体快于脑子一次,等他意识到的时候,已经掏出相机连续咔嚓个不停。

    
    科考队的首要准则就是绝不影响和干预动物们的任何行为,此刻这队帝企鹅为首的那只企鹅王停下的步子,歪头打量着叶修这群从未见过的生物,不符合企鹅呆萌形象的深邃眼神看起来有些踟蹰。

    却不想,身后的鹅群压根只管埋头走路,追尾了。

    一串撞击产生了连锁反应,队伍越前,帝企鹅们的身体晃动幅度越大,等雪球混到企鹅王这里,已经是不可逆转的摔倒。

    为首的大企鹅歪着头大概还在思考,猝不及防被身后摔倒的企鹅一推,隔壁的那只再一绊,圆润而巨大的身体啪叽一声摔倒在冰面上,顺着惯性滑出了老远,翅膀扑棱了好几下也没能顺利站起来,威严的族长形象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 看着摔成一团的企鹅群,苏沐橙首先绷不住笑出声来,接着科考队众人也忍不住跟着笑,一时间南极的沉寂被人类欢笑打破,连叶修都忍不住乐弯了腰。

    那只帝企鹅王挣扎了许久,才拖着沉重的身体爬了起来,似乎颇为不好意思的低头只顾盯着冰面。

    “哟,这企鹅真有意思,还会害羞。”叶修抹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,乐得直摇头。

    那只企鹅王像是听懂了这句话,抬头就朝这边望了过来,对上了叶修的视线。

    企鹅头上的翎毛随风飘摇,它的眼里甚至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。

    叶修愣住了,那不像是一个未开化野生动物的眼神,反而更像是一个人类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。

(tbc.
——————
写出来觉得特别不萌,想推倒重来…
嘤,一个被欺压的我,如何拯救一个给叶修跳求偶舞的楷楷鹅。
    
    

评论(70)
热度(1362)
©月鳞🍀 | Powered by LOFTER